刘平看到出尘子跳了下去,自己也跟着下去了,这才意识到自己也进坑了。

  坑能有一人来深,还是土坑大小比得过一间厢房,刘平站在原地转了一圈,忽然问道:“道长洞里挺暖和,也够湿润,而且不憋焖,怎么不生草木?”

  出尘子拎起马灯:“我不知道,也懒得知道,如果不是为了秘籍,就算这里是金子砌的,我也不来。”

  刘平又问道:“我们已经在地下了,地下会有千佛洞?”

  出尘子看了刘平一眼:“其实千佛洞是我杜撰出来的名字,因为我当初在洞口的确看到了佛像。长安县的县志上并没有千佛洞的记载。”

  “本地的山民也没有再山中见过佛像,我怀疑这洞子是许久之前挖掘的,不知是什么原因,半途而废,所以早早荒废,传到如今,竟然是无人知晓。。”

  刘平发现出尘子比较无知,并且不思进取,简直不想岳绮罗一派的传人,而出尘子提着马灯,沿着坑壁照了一圈,最后停在一处蹲了下去,刘平和无心跟了过去,映入他们眼帘的又是一个洞。

  刘平一屁股坐了下去:“道长青恕我直言,令先师的道行我不了解,可是论钻洞的本事,绝对超过了一般的田鼠。”

  无心和出尘子也坐下了,从油布口袋里掏出一盒饼干:“不要妄言,再侮辱先师,当心本道爷揍你。你们先吃几口,大家吃饱了好进洞,放心,这个洞子是口小肚大,当年贫道单枪匹马都敢往里闯,现在我们已经有三个人了,还怕他不成?”

  出尘子坐在狗洞大小的黑洞旁,把马灯放在一旁的地上照明,自己咔嚓咔嚓的咀嚼这几十块柚子麻花得饼干,然后拧开水壶,仰头灌了一大口水,咕噜咕噜的漱了一大口。。

  刘平和无心没有想到出尘子嘴如水枪,如此有劲,几乎看呆了,而出尘子是个讲究人,漱过口之后,又摸出一根细细得牙签,一手掩面开始剔牙。。

  等他重新收拾出一口大白牙之后,时间已经过去了半个多小时。他解开缎带重新系了长发,然后背好油布口袋,拎起马灯就预备钻洞。刘平和无心等得很不耐烦,如今见他终于有所行动了,连忙跪爬在了他的身后,又小声问道:“道长,钻过这一条洞,还要怎么走?”

  出尘子的身量类似顾大人,肩宽背阔的,所以此刻极力缩了肩膀,想让自己的身段秀气一点:“如果贫道没记错,这条洞的尽头还是个坑。”

  刘平和无心听在耳中,一时不知如何表态,只有三个字可以形容他们此时此刻的心情:“他妈的!”

  出尘子没有和刘平他们一般见识,在入洞之前又说了一句:“彼坑不同于此坑。”

  刘平淡淡道:“哪里不同?”

  出尘子把脑袋伸进了洞口:“彼坑更大。”

  洞通坑,坑藏洞,而且不见天日,怎么想都是危险地方。可无心随着出尘子入了洞,发现周遭除了潮湿之外,不但没有虫豸,甚至连条冬眠的蛇都不见。出尘子爬着爬着,从怀里摸出一张纸符贴上了洞壁。刘平听他隐隐的又喘起来了,忽然怀疑是空气有了变化,连忙向前问道:“道长,你感觉怎么样?”

  出尘子头也不回的答道:“唉,累啊!”

  刘平又想起了一个问题:“道长,你今年贵庚啊?”

  出尘子没理他。

  刘平看不出出尘子的岁数,如果出尘子有些年纪了,无心就打算帮他背包皮挎槍,减轻他的负担;但是他既然装聋作哑,无心懒得追问,正好省了力气。

  这个洞子正如出尘子所描述的那样,口小肚大。出尘子爬行不久,便可放宽肩膀加大动作;再过了一段路途,他索性弯着腰站起来,拎着马灯向前一溜小跑。跑着跑着他停了脚步,却是脚下多了几级向上的石阶。

  踏上石阶走出去,他昂首挺胸算是出了洞。刘平和无心跟在后方,一路走一路抚摸洞壁。洞壁本来都是湿土,可走着走着开始出现了层层岩石。刘平心想千佛洞总不会是个土洞,石头一旦出现,可见千佛洞也应该是近了。

  及至踩着石阶也出去了,他举目一望,不由得吃了一惊。原来他和出尘子是站在了险伶伶的一块大石头上,石头上方是黑漆漆的嶙峋穹顶,石头下方则是两人多深的大石坑。石坑底部坎坷不平,而正对面的石坑下方,正有一个深深的洞口。

  出尘子伸手向洞一指:“那里就是千佛洞了!”

  刘平先不管千佛洞,只是上下左右的乱看。脚下的大石头凸出石壁,四面不靠,如何下到坑底就成了问题。直接跳下去,坑底不是软土,崴了脚扭了腿不是玩的;攀援下去,石壁上又光秃秃的不生草木,无处可以借力。

  出尘子故技重施,还是拎着链子先把马灯放下去,链子不够长,马灯正好悬在了半空。只要有一点光明,出尘子就能摸索着扳住凸起石块,一点一点的爬下去。不过毕竟还是见老了,他记得自己当年爬得挺容易,如今却是笨手笨脚的很困难。

  待到他落了地,刘平把马灯收上去。用牙齿咬住马灯提手,他倒是比出尘子灵活许多。三下五除二的下到坑底,他把马灯交还给出尘子,然后径自就要往所谓的千佛洞口走去。出尘子连忙唤住了他:“慢着,不要莽撞!”

  将一张纸符拍在石壁上,出尘子又要给刘平和无心也贴一张。刘平摆了摆手:“道长,我们不用。千佛洞你没进过,我们也没进过,不知道里面是什么情形。纸符省着用吧!”

  出尘子点了点头:“没有关系,我昨天把历年所画的纸符全都翻出来带上了,应该够用。”说完他俯下身,把手中的纸符放在了地上。

  三人深一脚浅一脚的走向千佛洞。出尘子在洞口正前方拽住了刘平,又把马灯递给他道:“瞧瞧,是不是有佛?”

  刘平伸长手臂送出马灯,借着玻璃罩子里的如豆之光,他向内望去,果然看到洞内左右分别立着一尊塑像。塑像兴许是不见天日、不受风雨的缘故,居然还保留着一层鲜艳的色彩。

  刘平提着马灯走上前去,近距离的仔细观察塑像。出尘子见他无所畏惧,就也跟了过来。塑像是位菩萨的形象,慈眉善目低垂眼帘,脸色粉白丰润,质地既细腻光滑,颜色也是又正又匀。

  出尘子第一次看清了菩萨的真容,心中就生出了许多感想,随口对刘平说道:“不知是哪朝哪代的前人,竟然拥有如此精妙的技艺。如今的石匠,本领可是不行了!”

  刘平正在凝神留意洞内情形,所以只漫不经心的答了一声。

  出尘子欣赏够了两尊菩萨,然后一甩袖子,手里多了一柄小小的令旗。刘平和无心冷眼旁观,见他弯腰把旗杆往地面的石缝里插,就开口问道:“茅山道术?”

  出尘子一摇头:“非也,本门博采众家之长,岂会拘泥于一派?”

  刘平把马灯放到了令旗前方:“道长,不必做法了,洞子深处我不敢说,可是百米之内一定安全,绝无邪祟。”

  出尘子知道无心是有点本事,可是本事能有多大,他估量不出。拔出旗子拎起马灯,他深吸了一口气,然后把心一横,迈步踏入了洞内。

  洞外一片乱石,洞内却是越走越平整。出尘子左顾右盼,忽然问道:“刘平,无心,你们过来,你们都来瞧瞧,他们都是谁?”

  刘平望着石壁上的彩色图画,一边回忆一边猜测:“好像是十八罗汉……”他用手指轻轻抚过连成一片的壁画:“没错,真是十八罗汉。”

  出尘子笑了一下:“看来贫道很有先见之明,给它起名叫做千佛洞就对了!”

  刘平随着他慢慢向内走:“道长,令先师作为青云观的住持,在俗世里,也算是名利双全了,为何非要寻死?而且就算是活腻歪了,也没有死在千佛洞内的道理啊!”

  出尘子放缓了脚步:“因为……因为先师想要效仿太师叔祖。”

  刘平不动声色:“结果如何?”

  出尘子低声答道:“结果……结果先师走火入魔,不顾我的劝阻,一意孤行。”

  刘平不置可否的一笑:“要是把十八罗汉铲了,换成玉皇大帝元始天尊;或者是让令先师提前剃了头发去做和尚,就对劲了。”

  三人边走边说,沿着洞内甬路走出老远。末了甬路一转,出尘子领先一步拐了弯,随即却是惊呼一声。刘平和无心瞬间赶上,就见甬路越发宽敞平坦了,两侧路边每隔几米就立着一尊一人来高的佛像。佛像紧靠洞壁,各有形象千姿百态;要说精致,不输于洞口两尊菩萨,而且也是颜色分明,乍一看仿佛是两队活人在夹道欢迎他们。

  出尘子看在眼里,动在心中,暗想若是能把这佛像运出一样两样,用来送礼倒是真不错。黑暗中依稀看到佛像仿佛全是宝相庄严,并非狰狞的夜叉明王一类,他更满意了,因为佛菩萨更符合他的审美。

  出尘子在看,刘平和无心也在看。起初的几尊佛像的确是华美飘逸,同洞口菩萨是一个风格。然而走出了几十步之后,无心忽然低低的起了疑声:“道长,看你身边的佛像!”

  出尘子正提着马灯往前走,听闻此言,立刻原地转身。举起马灯一照佛像面容,他也愣了一下。

  原来在不知不觉之间,佛像的容貌竟是有了变化。和方才几尊不同,出尘子就见眼前佛像虽然也是色彩鲜润,然而低垂的细长双眸却是向前睁开了,眼珠雪白,并未画出黑眼仁。

  向前几步再照一尊佛像,佛像的眼睛越发睁大了,两边嘴角向上翘起,表情堪称欢畅。洞内前后都是无尽的幽黑,一点光芒托出上方诡异的佛脸,出尘子强定心神,转向刘平答道:“我看见了。”

  刘平没有说话,抬手解下了背后的短剑。带着无心和出尘子向前又走了一段路,他停下脚步,再次看向身边佛像。

  佛像的面孔已经改成了青白颜色,神情冷酷,唯有一张嘴大笑咧开,显出一种意味深长的突兀。原地转了个圈,他发现左右的佛像全都在笑。

  前方的路还未走完,不知到了最后,佛像会演变成什么恐怖样子。出尘子轻声开了口:“我看,洞子已经对我们做出警告了。”

  他扭头望向了无心:“佛像的表情说明了一切。外面是平安的,所以佛像美丽;越往内走,越凶险。”

  刘平正视了他:“还走不走?不走的话我们马上出去,也来得及。”

  出尘子叹了口气:“出去的话,秘笈怎么办?”

  刘平摇了摇头:“我当然是没办法。”

  出尘子转向前方:“那还是继续走吧!”说完他一步迈出去,却是猛然绊了个踉跄。刘平连忙扶住了他,两人低头一瞧,就见地上趴着一具小尸体,后脑勺上还拖着一根细细的小辫子,可见应该是个男如此q小男孩身下,想要把他翻过来。然而小心翼翼的试探了几次之后,却是不成功。最后他抽出短剑,直接伸手抓住小男孩的衣裳,强行把人拎了起来。

  出尘子提着马灯一照,随即闭着眼睛扭开了头。不知道小男孩在地上趴了多少年了,脸上的皮肉竟然粘上了地面。刘平一拎之下,小男孩的脸皮被生生撕下去了。

  看小男孩的穿戴打扮,绝不是近些年的人物,近些年的孩子们至少不会再留小辫子。出尘子不肯正视小男孩的面孔,单是提着马灯照亮;刘平则是把小男孩放回地上,从头到脚的摸了一遍。一无所获的蹲稳当了,刘平低头凝视着小男孩。看着看着,他伸手在小男孩的脸上抹了一指头。

  血和外界是一个温度,他低头嗅了嗅,也是正常的血腥味道。千佛洞再怎么与世隔绝,其中的尸首也没有不腐的道理。可小男孩的确就是不腐————当然,也不是完全的不腐,然而烂得有限,除了脸皮与地面紧贴太久、不易分离之外,其余部分的皮肤都还堪称完好。

  把小男孩的小手扯起来送到鼻端又嗅了嗅,隐隐的也有了臭味。刘平把指尖的鲜血蹭到地上,然后站起身说道:“道长,你发现没有?洞里没活物。”

  出尘子的目光避开了小男孩,深以为然的对着刘平一点头:“不错。。”

  没活物,细皮嫩肉的一具小尸首摆在地上,连蛆虫都不生。刘平又回忆了小男孩最初的姿势,发现对方仿佛正是在张牙舞爪的往外跑,跑着跑着一跤跌倒,跌倒之后就再也没爬起来。。。

  他想得到,出尘子自然也想得到。两人对视一眼,然后心照不宣的一起向洞子深处望去。无心跨过小尸体继续向前,同时口中问道:“你师父好像是在洞里作了孽。。”

  师父不做脸,出尘子也无言回护。一边追赶刘平和无心平,一边环顾左右,他就见佛像的变化越来越大,虽然身姿还是庄严曼妙,然而面孔从诡笑渐渐转为狞笑,最后竟是大眼大嘴,如同鬼怪一般。。。

  出尘子常年的养尊处优,此刻就有点禁受不住。一甩袖子亮出令旗,他轻声向刘平说道:“站住,前途凶险,让我测一测是否会有鬼魂作祟!”

  刘平宛如后脑勺生了眼睛,头也不回的低声斥道:“收回去!有没有魂魄,我比你先知道!”

  出尘子伸手一指他的背影:“好哇,你敢呵斥本道爷!你————”

  话没说完,出尘子忽然失了声音。姿态僵硬。。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作文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影视世界从三十而已开始,影视世界从三十而已开始最新章节,影视世界从三十而已开始 81中文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