傍晚时分,顾司令把黑狗和公鸡都拿了过来。。

  刘平手刃黑狗,然后得到了两大壶黑狗血,又把公鸡的爪子束缚住,用红头绳缠住鸡头鸡嘴,不让公鸡随便开口鸣叫,晚上吃了一顿狗肉火锅之后,刘平带着无心,月牙和顾司令,在卫队得簇拥下回到了宅子。。

  傍晚时分,天光暗淡,看房子的老头子照例是搬了板凳坐在门外,卫队众人聚集起来守在前院,刘平等四人则一路继续前进,到了第三进院子。。

  月牙一手包着大公鸡,一手拎着大铜壶,她心里知道的不比顾司令更多,公鸡张不开嘴,路上一直从嗓子眼里低声咕咕。。

  然而一进院内,它在月牙怀里抖了一下,一身羽毛就乍开了。

  刘平转手接过月牙手里的大铜壶,在院子正中央用狗血浇出一个深红色的圆圈,然后道:“月牙你进来坐在中间。”

  月牙很听话立即就走进圆圈中,盘膝坐下。。

  刘平有些差异月牙为什么会这么听话,按道理这样的诡异的环境,是个人都会有疑问的。

  刘平蹲下,把大铜壶放到了月牙的身边:“狗血能辟邪,公鸡阳气也重,把你放在外面我不放心,你好好坐在圈里,如果看到了什么不干净的邪物,你就用狗血泼它,狗血不顶用,你就把公鸡脑袋上的红绳解开,公鸡也能帮你抵挡一阵。”

  月牙和刘平,无心认识总共加起来不到一天,没想到竟然成了生死与共的关系,他非常想埋怨一句,可转念一下,还是不说了,毕竟自己也吃了宴席和狗肉,死也是个饱死鬼。

  月亮渐渐升上半空,刘平看着搂着大公鸡的月牙道:“那公鸡臭吗?”

  月牙笑道:“臭惯了,也就不觉得臭了,我老家很多人想抱大公鸡都没机会呢。”

  月牙坐在狗血圈里环顾四周:“这房子真是好房子,雕栏画栋,我先前只在画片上看过,门窗都关闭着,白天来的时候我没好意思细看,现在想看也看不清了,不知道屋子里面是什么摆设?”

  刘平微微一笑道:“这不算什么,我有一座花萼相辉楼,比这里强上千百倍,乃是当年李隆基送给杨玉环的生日礼物,有空我带你去参观参观。”

  就在这时,忽然一阵凉风掠地而来,月牙打了一个冷颤,抬头看到天上,乌云开始遮住了月亮和星星。。

  这个时候顾司令正坐在走廊的栏上抽烟,脚边摆着一壶黑狗血,砍刀则被他系在腰间。。

  他冷不丁得回头看了一眼,他见刘平和无心正站在走廊的拐角处,并没有走远,才放下了心。。

  一根烟吸到了头,顾大人掏出烟盒,又续上了一根,如今正值夏季,他两边的衣袖全部被挽到了肘子那里。。

  裸露出来的小臂突然过电似的一麻,他下意识的搓了搓胳膊,发现自己已经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顾司令怀疑自己衣服穿少了,夜里着了凉,而刘平和无心则站在那里一言不发,一动不动。。

  良久过后,万耐俱寂,月牙抱着臭公鸡昏昏欲睡,刘平和无心冷眼旁观的看着,顾司令起身走到院内,一手夹着烟卷,一手凭伸出去,他自言自语道:“下雨了吗?”

  月牙感到奇怪,她也把手伸出去,可她并没有接到雨点,顾司令把烟头弹到井里,然后回到了原来的位置。

  百无聊奈的打了个哈欠,忽然他的后脖生出一点冰凉,正是落了水滴的感觉。正要抬手向后去摸,耳边想起了嘀嗒一声,又是一滴冷水滴在了栏杆上。。

  顾司令怀疑走廊顶上积了雨水,如今正慢慢渗漏,向上一摸头顶,他正打算换个地方,不料触手之处一片湿凉,他愣了一下,随即从头顶上摘下了一缕水淋淋的长发。。

  水滴落的越发急了,顾大人猛然抽出砍刀,仰头向上望去,就见到廊顶上悬着一张惨白污秽的面孔。。

  不但脸上血口纵横没有好皮,两只眼睛也被戳成了血洞。下巴嘴唇则是干枯焦黑,嘴唇皮已经没有了,两排牙齿齐齐露出,齿缝之间满是血延,一头湿漉漉的黑发蜿蜒想向下游去,顾司令看得清楚,发现上方的鬼脸子居然裂开了嘴,挤着满脸的伤口对自己鬼笑。

  顾司令吓疯了,大喝一声举起砍刀,不料未等他开始动作,长发已经向下缠上了他的脖颈,在半窒息的惊恐声中,长发如同触角,四处蔓延覆盖了他的脸皮,开始见缝便钻。。

  月牙远远的看在眼里,吓得立刻要嚎,忽然一个人影飘然而现,正是刘平。

  刘平平静的抬起双手,一上一下抓起长发,切换着迅速往下拽,那女煞被刘平生生的拽了下来,她怒极对着刘平就是一口黑气喷出。。

  刘平闪电般出手,将一团抹布直接塞进女煞的嘴里:“闭上你的臭嘴。”然后一脚将她踢飞出去,正好落在无心身旁。。

  女煞大怒,脸上两只血窟窿忽然翻出两只白眼珠,随即猛的扑向了旁边的无心,一双冰冷的双手猛的掐住了无心的脖子,显然是想活活掐死无心。。

  其实,对付这样的女煞刘平也是第一次,不过既然女煞的鬼发已经缠住顾司令,双手也掐住了无心,那么月牙应该比较安全了。。

  于是刘平一个瞬身冲了过去,抡起巴掌,只听见噼里啪啦一阵脆响,他连着扇了女煞三十多个大嘴巴子。。

  而此时的女煞,受到刘平如此的羞辱,双眼变得通红,用出了最大得力气,显然是想掐断无心的脖子来给自己解气。。

  可是那女煞也察觉出了异常,它发现自己死命掐着的这个人居然没有呼吸,而此时的无心正睁眼看着她,双眼充满了戏谑。。

  女煞此时不但眼珠变得通红,而且脑袋就像一个充满脓血得皮囊一样,从大小伤口之中一股子一股子向外喷起了血。

  刘平一看实在太恶心了,连忙将手上沾满脓血的皮手套摘去扔掉,自身跳到一旁和月牙站在一起。。

  那女煞猛的向前,凑到无心眼前,一条白色的蛆虫蠕过了她血肉模糊的眼底,无心翘起嘴角笑道:“我可不是空海,你以为你长得恶心,我就怕了你,本法师行走江湖的时候,你三魂七魄还没凑齐呢?”

  说到这里,无心从袖子里抽出一条粗麻绳:“来吧,让我带你晒晒明天的太阳。”

  无心嘴上说得凶恶,但是手上的动作却不是十分的快,而这女煞再恶,也是由鬼而化,见了日光也要魂飞魄散,眼见这无心也不是善茬,女煞骤然松开了双手,水蛇一样缩回廊顶,显然是想要逃了。

  无心和刘平都没有想去追的意思,因为报酬的事情还没有和那位顾司令谈呢,今天的事情,就是给马上要进行的酬金谈判营造气氛,所以刘平和无心一定要顾司令亲自下场,这样才能让他体验到女煞真正的恐怖,这样价格就好谈了。。

  而且虽然刘平也是站在月牙身边,但是无心总觉得刘平这家伙很可恶不靠谱,月牙必须要有自己亲自保护才安全,所以,他一把先夺过了顾司令手中的大砍刀,随即几大步跑到了月牙的身旁。

  月牙也被女煞那恐怖的面容,吓到了,她已经解开了鸡头上的红绳,正惊骇的双目圆睁,浑身打颤。。

  刘平和无心看到了那女煞正沿着走廊的廊顶,向这边移动,刘平拎起大铜壶,先给月牙淋了一头的狗血,然后对无心道:“这女煞太恶心了不适合我,接下来靠你了,无心,你一定要争气啊,毕竟顾司令还在那女煞手里,没有顾司令我们上哪要钱去?”

  无心点了点头表示知道了,于是她一把抢过大公鸡,手里轮着大砍刀,就追了上去,而此时那个顾司令依旧满脸水淋淋的头发,直挺挺的瘫在地上,被那女煞拖行。。。

  无心明知道女煞被自己和刘平打了个措手不及,现在正要逃命,可是无心显然并不打算痛打落水狗,一路谩骂着不使劲追,眼看着这女煞已经过了走廊,马上就要回到井里去了。

  这时他才一刀抹了公鸡的脖子,然后用刀对准女煞的长发,用力砍下,只听到“刺啦”一声,就像火炭遇水一般,浓密的长发迎刃而断。

  无心随即将公鸡向前一扔,公鸡挨了一刀将死未死,拍着翅膀乱飞乱舞,一头便和那女煞撞在了一起,而女煞影子一晃,瞬间消失在了眼前,似乎是投井了,但又没有听到水声。。

  夏季昼长夜短,如此闹过一场,天色将明,马上就要天亮了。。

  月牙张着嘴愣了半天,最后忽然反应过来了,一身狗血一身冷汗,抬手一拍大腿,他打算像它家里所有女眷一样,嚎啕一场,可是她最后还是忍住了,因为她怕再把那女煞给招回来。

  无心把顾司令从井旁给拽了回来,此时天刚刚蒙蒙亮,看到天边的亮色,月牙的心安了不少。。

  她第一眼看向无心的脖子,然后对无心道:“你这个傻和尚,你不要命了啊?”

  无心的脖子干干净净的,除了有几点水珠血迹,再无其他。。

  刘平走了过来看向无心旁边的顾司令,只见顾司令满脸都是头发,头发顺着它的七窍钻了进去,旁边的部位不消说,就连上下眼皮都被头发攀住掰开了,眼珠子整个被晾在外面,四面全部露出了白眼球,刘平看着他,此时顾司令竟然神志清醒,也能看到刘平。

  刘平把顾司令身旁的那壶狗血拿了过来,安安稳稳的席地而坐,从兜里又拿出一副手套給自己戴上,然后用手去拔顾司令脸上的头发。

  头发一层一层纵横交错,只要稍稍用力往外一扯,顾司令的眼珠子就使劲的往外翻,刘平微微一笑对月牙道:“月牙,往顾司令脸上浇黑狗血。”

  月牙一听虽然还有些害怕,但还是壮着胆子,拿起铜壶使劲望顾司令脸上浇黑狗血,直到刘平喊停,月牙才停止了动作。。

  刘平对顾司令道:“顾司令别怕,我有法子救你。”

  月牙伸手拍了拍刘平一下,又悄悄指了指那口水井,压低声音问道:“是不是跳进去了?”

  刘平点了点头:“是的,那是她的家,她在外面挨了打,不回家,能去哪里?”

  月牙打了打冷颤:“是不是我们把水井给填了,她就出不来了。”

  刘平摇了摇头:“没有用,几块破石头堵不住她的。”

  说到这里,刘平再次去清理顾司令脸上的头发,头发本来勾结连环贴紧了皮肤,不过经过黑狗血侵泡后,就像失去了生命一样,乱糟糟的成了一团一团。。

  顾司令的脸上呈现了本来的颜色,他捏开顾司令的嘴,从他的喉咙里又掏出几大团头发,顾司令呼呼的开始喘起了粗气,一翻身爬了起来,“哇”的一声就吐了。。

  正在顾司令吐得上气不接下气时,鸡鸣声响了起来,天亮了。。

  刘平和无心一行人回到了司令部,各自烧开水洗澡,刘平这次可恶心坏了,整件高档唐代僧袍袈裟都不能穿了,损失巨大这套僧袍袈裟,可是唐代御赐之物,价值连城,如果放到现代绝对是国宝级文物,而且还是那种禁止外出展览的那种。。

  虽然这种套装,刘平空间中还有几百套,这些都是在那花萼相辉楼里的库房里找到的,由于唐玄宗李隆基经常在花萼相辉楼,接见大臣和各国的外交使节,所以这里的库房长期存放着皇帝的赏赐之物,以及各国上贡的礼品。

  这里说是皇帝的私人藏宝库也不为过,当然现在这些都便宜了刘平,成了刘平的藏品,说实话上次穿越到《猫妖传》的世界是刘平收获最大的,天子藏书楼和花萼相辉楼,这两个地方就几乎把长安城的最精华的部分一网打尽,而且还把杨贵妃给带走了。。

  说是刘平吃干抹净,一点也没给唐玄宗留下也不为过,不过以后这些都会在唐朝灭亡后,被黄巢一把火烧掉,所以刘平也没啥心理负担,毕竟都被刘平保护起来了嘛,现代盗墓贼不都说保护性发掘吗?刘平这也算是保护性拿走了。

  刘平洗完澡穿上了崭新的僧衣,总算舒了一口气,和鬼怪打交道,现在刘平不缺手段和法力,缺的是对鬼怪恶心的气味与那些恶心的东西的免疫力。

  那玩意,让只在现代社会打滚的刘平还是非常不适应的,因为鬼怪都很丑很臭,很脏很恶心。。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作文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影视世界从三十而已开始,影视世界从三十而已开始最新章节,影视世界从三十而已开始 81中文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