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平看着这个顾司令,又看了看无心和月牙,于是道:“顾司令,不如我们现在就去,否则夜长梦多。”

  顾司令:“现在就去,也好,怕个屁啊,就算真有死鬼,老子也让她再死一次。”

  顾司令向前迈了一步,这才发现无心身后站着的月牙,平心而论,现在的月牙灰头土脸,没什么可看的,不过身材好,让人一眼就有了印象。。

  顾司令看着觉得奇怪,这个空海和无心都是和尚,怎么带这个大姑娘到处跑?

  于是笑嘻嘻道:“这位是哪位仙姑啊?”

  无心把月牙拽到自己身后:“我妹子。”

  顾司令出了司令部大门,然后骑着一匹菊花青马往家里走,刘平和月牙合骑一匹枣红马,无心无马只能在后面跑路。

  原因是顾司令看无心穿着一身破烂僧袍和刘平一身崭新的白色袈裟相比,简直一个天上一个地下,这卖相相差太大了,如果无心真有法力,怎么可能混得这么差?

  所以,顾司令下意识认为真有法力的是空海法师,至于这个无心法师应该是个打酱油的添头,聊胜于无。

  一行人四周都被顾司令的卫队包围了,月牙有些心如死灰,心想反正也没活路了,就跟这两个傻和尚混吧,好在这俩和尚长相都不错,就算没遇到这俩和尚,自己也只剩下半个窝头了,也是饿死。

  片刻后,刘平一行人便趾高气扬的回到了那黑漆大门前。。

  老头子一路随行,这时他上前打开门锁,卫士用力推开了那两扇黑漆的大门,只听见一阵生涩的吱吱嘎嘎,门外明明是艳阳高照,门内好像是暗了一层似的,虽然也是花红柳绿,然而大概是无人的缘故,显得有些阴森。。

  顾司令昂首挺胸,骚包的跨过了门槛,刘平和无心跟在一旁,刘平且走且对月牙说道:“你跟在我后面,我走你走,我停你停,一定要根紧我。”

  月牙点了点头:“嗯。”

  月牙当着许多大兵的面,不敢多说,一边点头,一边紧跟着刘平。

  而此时顾司令抬手一指,开口说道:“一个月不到,家里死了三个人,两个娘们儿,一个半大小子,全是不得好死,不知道让什么东西给撕了个碎,就只有一个脑袋是囫囵的,结果,还吓疯了我一个姨太太。。

  穿过两进院子,第三进院子的门上了一把大锁,老头赶紧拿来钥匙打开了这扇门。。

  这回院门一开,众人就感到脊背发凉,从心里往外渗出一股寒气。

  老头子开了门就退了出去,而顾司令却若无其事的走进了院内,对刘平道:“法师,看看吧,看够了我们再去跨院瞧一瞧,后面还有一个大花园。”

  无心有些不服刘平,于是道:“顾司令,我也是法师,你为什么不问问我这院子里到底发生来什么事?”

  顾司令:“哦,无心师傅有意见?”

  无心:“对,我有意见。”

  刚刚无心跟在刘平和月牙骑着的枣红马后一路跑,心里憋着一肚子的火,只是碍于自己已经答应认刘平当老大,所以才强忍下来,而且,他心中也有不服,毕竟刘平也没露过一手真本事。。

  刘平微微一笑:“既然无心法师有意见,那就这样,我们各凭本事,找出这间宅子恶鬼真正藏身之所,然后写在纸上,然后再一起拿出来,那么高下就可立即判定出来了,无心,你看怎么样?”

  无心大喜:“好,就这么办。”

  他不信刘平的手段还能比他的血还厉害,只要斗败了这和尚,自己不但可以不用当小弟了,而且说不定还能俘获月牙的芳心,真是一箭双雕啊。。

  无心不再说话,转身取出手帕将双眼蒙住,只见他双眼红光一闪,顾司令站在门口,就看着无心在宅子四周转了一圈,然后躲在一旁用毛笔在纸上划出几个黑圈,然后迅速收了起来。

  然后走到刘平身边,用挑衅的眼光看着刘平:“空海,该你了。”

  刘平微微一笑,从地上捡起一把石子,随手往外一抛,心中默念:幻术:“万物化生法。”

  这时这些石子突然变化为一群火鸦,“哇哇。哇哇。。”一阵阵鸦鸣传来。。

  火鸦先是在空中盘旋,照亮了整座宅子,先前的阴森被一扫而空,然后火鸦开始朝宅子的几处地点扑去,其中最多的火鸦集中在后院的一口深井上,“哇哇”的叫个不停。。

  顾司令等人直接将刘平惊为天人,在他们眼里,这完全是神仙手段。。

  无心看到刘平露出的这一手,也是一惊,怎么说他也活了数百年,大唐流传下来的幻术,他也不是没有见过,不过那些不过是些障眼法,而刘平这石子化为火鸦的手段,几乎与真实无二,绝不简单。。

  刘平望着无心:“无心你可服气。”

  无心拿着自己手中的纸,在手里揉了揉,扔在了地上,叹了一口气,默不作声。。

  顾司令大喜:“空海法师道行高深,顾某今生能遇见法师,真是三生有幸啊。”

  刘平点了点头,然后往后院走去,那里有一口井,那群群火鸦正“呱呱”,聚集在井口旁。。

  刘平打了一声响指,火鸦迅速消失重新化为石子掉落在地上。

  这口井,井台的四周围着矮矮的小栏杆,旁边还扔着一个挺新的小铁桶。

  顾司令:“法师,这井有什么问题吗?”

  刘平道:院子里挖井是有讲究的,若论风水方位,这井并无问题。”

  说完刘平看了一眼无心:“无心,你来瞅瞅这井,你对阴气很敏感,你过来看看。”

  刘平现在是老大,所以很多脏活累活自己没必要亲自出马,自己以后只负责装逼,苦活累活就让无心去干吧。。

  无心无奈只好走了过来,她手扶井台,探头下去,众人见他越来越深入,最后竟然连肩膀都没入了井口。

  月牙怕他掉下去,连忙去抓他的衣襟,不料顾司令先行一步,直奔他而去,可未等顾司令提醒,无心慢慢抬头,离开了井口,只听“呸”了一声,对井里吐了一口唾沫。。

  刘平:“无心有什么发现?”

  无心转身坐在井台上,对刘平道:“三人临死之时,饱受折磨,然而有身难动,有口难言,先被剥皮,后被拆骨,挖眼摘心,无所不用其极。”

  顾司令在刘平面前蹲了下来,鬼鬼祟祟低声问道:“法师,这真的是鬼?”

  刘平摇了摇头:“刚才无心说的没错,不过这却不是鬼,而是煞,鬼无形而煞有型,这煞比鬼可怕多了。”

  顾司令虽然自诩刚猛,但是听到这里,也有些胆寒:“反正我知道人死了以后变鬼,变煞可是从来没听说过,煞视什么东西?”

  刘平答道:“人有三魂七魄,三魂七魄便是人的光芒,人死如灯灭,三魂七魄消散开来,一生得爱恨也就烟消云散了。”

  “顾司令,魂魄本来不灭,可若是你的三魂加上我的七魄,凑出的新灵魂却和你我都无关系。”

  “所以,世间千百万人,大都是不知前世,只知今生。非得存有执着的信念,死后魂魄也不消散,依然是完整的灵魂,且不肯附在新生命上转世投胎,才能称为世人眼中得鬼。”

  顾司令眨巴眨巴眼睛:“靠,现如今这世道,想当鬼也不是那么容易啊。”

  刘平深以为然道:“诚然做一时鬼容易,做一世的鬼,没有毅力是不行的。”

  顾司令点了点头:“法师如果我遇到鬼该怎么办?”

  刘平毫无征兆的笑了,一边笑一边拍了拍身侧的井栏:“先吃午饭,吃完了午饭再说,办法不在你手里,在我手里。”

  顾司令富可敌县,当然不会在乎一顿午饭,他带着刘平,无心还有月牙来到前院,吩咐自己的副官,前往县里的大酒楼,要来一桌席宴。

  县里的高级席宴,无非就是鸡鸭鱼肉而已,可无心不比刘平吃惯了山珍海味,他可是在山中苦熬了许多年,连干粮都吃不足,如今见了荤腥,差点没香晕过去。

  刘平对无心和月牙道:“顾司令今日有求于你们,你们今天要多吃,不要客气,不然辜负了顾司令的一片盛情。”

  月牙是平常人家的丫头,一年到头也见不到几次鱼肉,家里弟弟又多,有好菜也轮不到她。。

  她虽然觉得空海大师非常厉害,无心只会耍嘴皮子,只是沾了空海大师的光,但也只是暂时哄住了那个顾司令,如果空海以后不带她自己走了,她还是得挨饿,所以,他决定珍惜眼前,一顿吃出三天的量。。

  顾司令让刘平坐在首席,自己和无心月牙坐在末席,顾司令本来还有心说两句,可是无心和月牙已经如同两只猪一样吃得抬不起头来。。

  顾司令看了看刘平,发现刘平也在微笑着看着无心和月牙,顾司令是有点畏惧刘平这个和尚的,不说别的,就那一手石子化火鸟的手段,就是他生平仅见,这位绝对是个神僧。。

  没一会儿,无心和月牙二人就已经风卷残云,其中月牙很不要脸,把最后剩下的两个大白馒头,踹进了自己的小包里。

  刘平和顾司令起初都吃了一筷子凉拌菜,沉吟片刻后,还想再吃,结果一抬头,就见无心用半个馒头,沾着盘子里的汤汤水水大嚼,盘子都被他擦的雪亮,压根不用去洗碗了。

  顾司令放下碗筷,认为自己今天遇到了饭桌上的对手了:“无心师傅饭量不小啊。”

  无心一顿解了十年的馋,对着顾司令:“哪里哪里。”

  顾司令忍着饥饿对刘平道:“空海法师,接着讲讲你的主意吧,你说我家住着个煞,煞又是什么东西?你看无心和月牙都吃好了。”

  刘平微微一笑道:“人吃了饭就有了力量,鬼吃了鬼就能壮大,壮大到一定的程度,就能够化成实在的形状,这便是煞了。”

  “贵府上的煞,我想大概是新化成不久的,之所以接二连三的杀人,无非是想要得到新鬼来吃,顾司令,此煞不除,府上宅院必定日益凶险,永无宁日。”

  顾司令听得刘平越说越真,不由得双手抱拳向他拜了拜:“法师,你说吧,怎么除?只要成功了,我必定厚厚的酬谢你。”

  刘平看到肉戏来了,立即示意无心,让无心回答顾司令的问题,毕竟刘平只负责装逼,具体活计主要靠无心,这就是老大和小弟的革命分工。。

  无心这些年早就穷得生疼,早就谋划着想敲他一笔,于是装作莫测高深的一笑道:“顾司令,若说除煞,虽不容易,但也有法可想,我下午开始筹备,今晚就要动手,单数要把煞先引出来,需要一个勇猛的活人,散发阳气才行,顾司令福大命大,非你不可了。”

  顾司令张来张嘴:“我说无心师傅,你也不是活人吗?”

  无心微微一笑:“我不行。”

  顾司令真不想去做什么诱饵,想找几个副官代替自己出面,然而无心,心怀鬼胎,坚决不允许。。

  顾司令没有办法,回到司令部侯,打开一口木箱,从里面拿出一柄一尺多长的大砍刀。。

  顾司令手握砍刀道:“我家本是屠夫,这把刀还是我爹传给我的,我用这把刀先杀猪后杀人,死在刀下的肥猪不计其数,人命也有二三十条,师傅这刀够凶吧。”

  无心正盘算着怎么从他身上炸出

  钱财来,听到这句话就不怀好意道:“凶极了。”

  顾司令听无心说话轻松诡异,心里也有些发毛:“师傅,你原来都是怎么除鬼的。”

  无心不假思索道:“基本就见到就骂,抓到就打,打服了就算。”

  顾司令意外道:“人家法师不都是掐诀念咒吗?怎么在无心你这里就成街头斗殴了?”

  无心摆了摆手:“那都是低级技俩不值一提,只有空海的那些手段才能入方家之眼。”

  “劳驾顾司令,你再去弄几只黑狗还有一只大公鸡。”

  顾司令无奈,值得吩咐卫兵去寻找黑狗和公鸡。。

  刘平对无心道:“今天晚上的事情可有把握,需不需要我出手帮助。”

  无心:“把握倒是有,不过这酬金怎么分?”

  刘平吗:“无论结果佣金是多少,我们都按三七来分,你三我七。”

  无心:“为什么不是五五?”

  刘平微微一笑道:“因为我是老大,你是小弟,这是天然的不平等,如果没有我,你一分钱都赚不到,你就知足吧,三成已经够多了。”

  “就比如这次,那个顾司令只信我,不信你,如果我让他把你轰走,他保证会照做,这样你哪里能赚到一分钱啊。”

  无心无奈道:“好吧,就依你。”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作文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影视世界从三十而已开始,影视世界从三十而已开始最新章节,影视世界从三十而已开始 81中文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