凶灵秘闻录 第一千零二章:惊悚一幕

小说:凶灵秘闻录 作者:北极猎手 更新时间:2021-10-12 09:25:04 源网站:81中文网
  注视片刻,汤姆动了,现已把精力全放在画作之上的他习惯性探手入兜,最后掏出3样物品。

  一支素描专用铅笔,一把铅笔小刀,一块白色橡皮。

  接下来,汤姆开始创作,利用那几样简单工具一边趴伏茶几一边对画作进行加工修改。

  汤姆的举动无疑被对面威尔尽收眼底,说实话,对于小孩的不同爱好威尔是抱以支持态度的,虽然他自己没有孩子乃至于至今连女朋友都没有,但这并不代表他不懂换位思考,很明显,作为一名高学历硕士,男人懂得站在小孩角度思考或看待问题,毕竟他也是从小孩过来的,同时对小孩的各种爱好他亦知晓甚多,有的痴迷电动游戏,有的痴迷体育项目,有的痴迷各类零食,有责则干脆痴迷于某些事物等等,看似五花八门各有千秋,不过眼前这名小男孩的爱好倒着实算得上较为少见。

  绘画,属于艺术大类其中一种,同时也唯有能静下心来方可进行的一种艺术创作,换种角度来说绘画更是一种必须具备强大想象力才能涉列进行的构思类项目,在威尔个人眼里画作好看与否并非重点,重点是绘画之人必须具备天马行空想象能力,如非要让他选出一个自己最为欣赏绘画类型,那么写实派风格画作将首先被其屏弃,而已毕加索为代表的抽象派画风反倒成为了最具有想象力咫尺标杆,原因在于抽象派画作往往会在画中掺杂隐秘韵味,表达作者思想,能够做到让每一名观看画作之人在各自内心萌生出不同理解,这点很是神奇,同时这也是绘画最大魅力所在,毫无疑问,汤姆恰恰属于那种少数不仅能静下心来安心创作且兼具丰富想象力的小孩。

  只不过……

  此时此刻,当在次看到画中那名无脸西装男时,不知为何,两小时前内心曾涌现过一次的莫名寒意竟再次冒了出来。

  光秃无发的脑袋,长度惊人的四肢,还有那不管怎么看都堪称怪异的身体构造,看着看着,男人有些难受,感觉说不清道不明,如非要强行解释,想必也只能用莫名其妙加以形容。

  是的,莫名其妙,难以表达,既无任何征兆亦无任何理由,或者说这种感觉本身就属于人类遭遇未知时所由然而生本能恐惧,举个例子,当一个人无意中发现只从未见过畸形生物,后果是什么?后果必然是惊慌失措难以自持,胆大的会谨慎驻足好奇观察,胆小的则直接不管不顾接尖叫逃跑,简单来讲可理解为恐惧源于感官接收,而人体中最为有效直接的感官系统则无疑是眼睛,如上所言,假如仅限视于野感知,那么大多数人无疑只会对外形恐怖的东西产生畏惧心里,解释虽以清楚,但怪就就怪在这点上了,眼前明明只是一张普通黑白素描,画中也明明只是个外形稍稍掺杂了部分抽象风格的人而已,可……

  可就是这样一幅由半抽象素描所构而成的无脸西装男,看在眼里却让威尔感受到一股切实恐惧!

  ………

  拿出地图搜寻西部,进入加利福尼亚州,会随之发现一处空旷千里西部平原,这里人迹稀少,环境清幽,以远离现代都市的方式陈列于视野眼帘,阳光照耀下,这里符合萧瑟美感,乡间气氛浓烈,而下方也确实竖立着一座农场,农场略显破败,内中不存牛羊,唯有一辆汽车停靠于农场院落,很明显,随着购买者驱车抵达,荒废农场至此有了新主人。

  种种画面预示着新的生活即将开始,而一望无际的西部平原也确实能给新主人提供不同于都市喧嚣宁静生活,那横贯各方起伏农田,那绵延空荡荒野等等一切统统证明着此地生活节奏缓慢,阳光下风景优美清新宜人,或许唯一破坏美感的就只有那片位于农场南端的茂密树林了。

  为何树林会破坏美感?原因不在于树林本身,而在于那里环境太过昏暗,明明艳阳高照,树林依旧依旧阴暗很难透光,放眼望去就好像一大团黑云般存在于农场侧面,同周围光亮环境形成鲜明对比。

  视野重回农场继续延伸,越过汽车再次穿梭,直至透过房门进入内部,则可看到如下一幕场景:

  脏乱的房舍在经过整理后恢复光鲜,客厅焕然如初,正中存有两人,一名白人男子和一名金发孩童,男子正手持可乐靠坐沙发,目光凝视前方茶几,孩童则趴于茶几低头绘画,正凭借简单工具勾勒整理着画中内容,内容并不复杂,仅有一名似人非人西装男子,之所以用似人非人加以形容,原因在于画风清奇线条诡异,此人个头高挑四肢细长,没有毛发五官的脑袋就这样以空白展现。

  一切被威尔看在眼里。

  但,他没有说话,没有询问,目前他就这样沉默不语盯着那副简单素描画一言不发,而男孩汤姆利则依旧趴伏茶几,依旧用手中铅笔对画中无面男进行着认真绘制。

  绘画继续进行,艺术继续创作,然后,画作越发明朗,愈发清晰……

  如果说最初威尔在见到汤姆手中图画时画中男人还仅仅只能看出大概轮廓基本外形,那么,在经过汤姆这一会修改添加,渐渐的,画中男人更为清晰,可奇怪的是……

  画像越是清晰详细,威尔对无脸男的畏惧感就越发强烈,那远比正常人高挑太多惊人个头,那瘦长纤细直线身躯,那双比上半身长了近一倍竹竿双腿,那双同样比正常人细长翻倍左右手臂,还有那洁白一片没有头发没有五官仅仅只有头颅轮廓的白色脑袋,最后在配上黑色西装,种种怪异就这样在汤姆笔下组合而生,共同组合在了一起从而拼凑成一名似人非人无脸西装男。

  一时间,男人盯的入神,看的入神,目不转睛欣赏着男孩画作。

  “喂,威尔?”

  “威尔?威尔?”

  “额?”

  不知过了多久,声音涌现,呼唤入耳,汤姆的稚嫩童音将威尔从出神中拉回现实,听到对方在叫自己,男人先是下意识答应了一声,与此同时拿原本紧盯画纸的眼睛亦本能上扬,从茶几转移至对面汤姆,然而……

  当威尔挣脱呆滞恍然回神之际,同样也正当他刚把目光投向汤姆的那一刻,他看到了什么,发现了什么,发现客厅多了幅不该出现的场景画面,或者说就在他抬头凝视刹那间,一幕惊悚画面就这样浮现客厅映入眼帘:

  视野正前方,同时也是男孩背后一米开外,不知何时多出了一人,一个男人,一名身着黑色西装且脖子上还系着条配套领带的诡异男人,是的,男人很诡异,甚至可以用不正常来形容,注意,这里的不正常指的是身体外貌,他,身体畸形,样貌畸形,对方拥有一颗纯白脑袋,脑袋空荡,除拥有人头轮廓外其余皆为空白,除此以外那长到不像话且宛如树枝的细长肢体亦赤裸裸展现于眼帘,这,这是……

  对方竟赫然是汤姆画中的无脸西装男!!!

  此时此刻,这名又瘦又高的男人就这么久无动静竖立客厅,就这样以完全静止的状态悄然站在汤姆背后,没有人知道对方存在了多久?唯一知道的是无脸男目前正一边凝固现场一边面朝威尔!

  随着回神抬头仰面注视,这名原本仅存于图画之中的男人浮现在了现实,被威尔无意中发现,近距离尽收眼底!

  脸孔瞬间煞白,双眼骤然圆睁,然后……

  “啊!!!”

  突如其来的惊恐尖叫顷刻间回荡现场笼罩客厅,除恐慌尖叫外,巨大恐惧亦促使男人身体猛然后仰,径直仰向沙发靠背,旋即身体狂抖呼吸加剧,很明显,威尔被吓到了,被当场吓了个魂飞天外汗毛倒竖,这不怪她,毕竟场景出现太过突然,加之毫无征兆瞬间涌现,别说威尔了,换成任何人都很难做到镇定,能不被吓死就已经算很了不起了,结果可想而知……

  哗啦!

  威尔的猛然尖叫身体后仰无疑产生了连锁反应,除自己魂不附体狂抖不休外还顺带把汤姆吓了一跳!受惊之下,男孩忙跳离凳子面露惊慌,旋即回头张望扫视现场,看了良久,扫了良久,直到确认现场什么都没发生,汤姆才稍显放松,放松之余稚嫩的脸孔亦随之浮现浓郁狐疑,继而看向沙发,用试探性语气轻声呼唤道:

  “威尔?喂,威尔你怎么了?”

  在经过男孩多次呼唤,原本一直双手抱头蜷缩沙发的威尔至此回过神来,心怀坎坷直起身子,起初他并不敢睁开眼睛,毕竟他害怕再次看到无脸男人,话是这么说没错,但在度过了片刻沉寂后,男人才勉强鼓起勇气缓慢睁眼,透过缝隙扫视对面,才发现视野里哪还有什么无脸西装男?既无恐怖画面又无危险感知,环顾四周,整间客厅就只有自己和汤姆两个。

  (咦?这是怎么回事?我刚刚看到的是……)

  “呼!”

  暂且不谈心中疑惑,眼见客厅如常无事发生,抬头抹了把额前冷汗,堪堪镇定下来的威尔依没有理会对面男孩,而是在深呼一口气后勉强抬手,用那依旧略显颤抖的手拿起桌面可乐仰头猛灌,很显然,男人依旧后怕,后怕到一时无语半天呆滞,只能通过以喝冰凉饮料的方式尽可能刺激神经维持清醒,试图用这种方式提醒自己仍然存活。

  至于汤姆……

  好奇观察继续等待,等待期间整个人莫名其妙,不错,他刚刚确实被男人反应吓了一跳,虽说目前已基本恢复,可问题是他依旧搞不懂对方为何会猛然间表情大变举止激烈,就好像突然看到某种极其恐怖场景般手足无措只顾惊恐,联想到对方一开始那夸张反应,如今正处于好奇心最重年龄阶段的汤姆自是想到就说不懂就问,没有多想的他当即询问道:“你,刚刚你怎么了?”

  “啊,没,没什么,刚刚我打了个盹,期间不小心做了个恶梦,抱歉,吓倒你了。”

  这是恢复过来的威尔不加迟疑本能回答,是的,不知何故,他没把几秒前所见的画面告诉汤姆,而是随口扯了个谎进行回答,原因?原因并不复杂,归根到底只有两点。

  第一,汤姆还只是个孩子,他担心自己如果把刚刚眼中所见如实告诉对方会吓到这名幼小孩子,作为一名成年人,威尔自认有义务保密,至少不能给眼前孩童带来惊吓阴影。

  当然以上这点仅仅只算次要原因,而他之所以不肯告知真相的主要原因实则来自于第二点,那就是……

  事实上连他自己都不清楚刚刚所见画面到底是不是真的!

  正如一开始所刻意提及的那样,威尔学历不低,俨然是一名受过高等教育且拥有硕士学位的人,这种人往往相信科学,描述如此,事实上他本人也的确算是名无神论者,结合30年学识积累,纵使他刚刚所见真实无比,然其主观意识仍认为恐怖画面属于他个人大脑潜意识自我癔想,说到这里就不得不提及下威尔性格,由于学识较高,男人懂得自我分析自我推理,就算不是心理医生,可每当遇到一些奇异问题时他仍习惯性从自身精神层面上来寻找原因摸索答案,逻辑容易理解,解释通俗易懂,常言道人类精神层面属最为复杂一门学科,记得威尔当年上大学时曾经历过一堂心理课,而那名负责讲解的心理学教授亦确实对台下学生们说过一段很有参考价值的话:

  心理暗示,思维创造。

  何为心理暗示?何为思维创造?具体意思是指当一个人对某种事物产生极深印象时,不管这种印象是好是坏,那么这个人无疑会在日常生活中非常在意此类事物,然而也正因太过在意太过专注,如对某一事物关注久了,届时大脑往往会进行自我构思自行创造,从而在不经意间凭借大脑丰富想将原本并不存在的事物创造出来,并最终通过和大脑连接的视神经展现于现实。

  于是乎,诡异产生了,那本不该存在现实的东西就这样在人类大脑思维创造下衍生于现实世界。

  毫无疑问,威尔相信科学,身为高级知识分子的他虽然和多数欧美人一样信仰上帝向往天堂,但对于一些自己无法解释的事物却还是习惯于用最为玄奥的精神学来进行剖析解释,同样这也是男人和一般人最大不同之处,遇到诡异问题时男人懂得活络思维知晓分析思考,他既不会把诡异遭遇优先考虑螝神方面,更加不会像一名偏执狂那样不停对周围人倾诉并强迫他人相信自己,他认为这样很幼稚,很可笑,面对某些无法理解的诡异遭遇他往往习惯于冷处理,直白来讲可理解为除非他能找到真正答案,否则他宁愿把这件事储存心里。

  所以很自然的,此刻,聆听着男孩好奇询问,男人直接以恶梦作为借口立即扯谎,结果……

  此言一出,后过严重,或者说当得知对方仅仅只是中途打盹做了个恶梦后,汤姆顿时不乐意了!

  “what?仅仅只是个梦?居然只是场梦?你刚刚吓了我一跳你知道吗?先是突然大叫,然后又像只被踩了尾巴猫那样反应激烈,种种反应简直像极了我老妈看到老鼠后的样子。”

  不得不说汤姆这小男孩确实很有意思,他虽一开始被威尔吓得够呛,但在听过对方解释后男孩便瞬间恢复彻底不怕了,转而一边耸肩苦笑一边嘲讽对方,末尾还特意拿老妈举例。

  被年龄远小于自己的孩子一顿嘲讽,身为成年人的威尔自是不会较真,毕竟任谁都不会无聊到和一个七八岁男孩打嘴仗,除同样耸肩不置可否外,为了活跃气氛,男孩话音刚落,威尔还进一步勉强露出笑容随口展开调侃:“哦买嘎!你老妈居然被区区一只老鼠吓到?我猜你老妈那当时所见到的老鼠体积一定和牧羊犬差不多大,如果真是这样,那么你老爸应尽快养一只毛驴大小的猫了!”

  “哈哈哈哈哈!”

  眼见男孩成功被自己逗笑,又见现场气氛重归舒缓,威尔亦恰冯适宜跟着一起大笑,看似略显突兀,实则这就是美式幽默,而美式幽默亦始终存在于所有美国人生活当中,不过话又说回来,就算略施小计恢复了现场气氛,但事实上刚刚所看到的副画面仍以无比清晰的方式回荡于威尔脑海,自始至终挥之不去,理由是真实,太过于真实,真实到永生难忘的地步!

  常言道耳听为虚眼见为实,威尔虽用科学理论强行为自己解释了一通,可每每回忆起当时画面,男人依旧胆寒,依旧难以从恐惧中彻底挣脱,终于,怀揣着些许不安,待对汤姆开过玩笑后,一直无法释怀的威尔还是忍不住挑准机会,旋即转移话题,径直朝汤姆提了个关键问题:

  “对了汤姆,你这幅画很有意思,有趣,非常有趣。”

  瞅准机会,投其所好,试问这个年龄段小孩最喜欢什么?答案无疑夸奖,尤其是当自己作品被别人夸奖时更是难以拒绝。

  果不其然,威尔话一出口,爱好确实为绘画的汤姆当即面露笑意开心无比,先是扫了眼茶几画作,而后转头对这位新邻居好奇反问道:“那么你认为我画的怎样?”

  “很棒!很有毕加索风格!”

  “毕加索?毕加索是谁?”

  “一位世界级绘画大师,同时还是一位抽象派绘画大师。”

  “什么叫抽象派?”

  “额,那个,所谓抽象是指具象相对概念,说白就是一种区别于写实风格另类画像派别,你可以理解为天马行空随意乱画,但画中却又往往饱含诸多作者思维,也就是一种通过绘画来展现某些意义的非常规艺术流派。”

  “虽然听不懂你在说什么,不过貌似很厉害的样子。”

  不出所料,一听自己的作品居然能和鸣人挂钩,男孩挠着脑袋更加开心,眼见火候差不多了,心念电转间,威尔亦瞅准机会继续开口,至此步入正轨,忙问出了那困扰已久关键问题:

  “那么……你画中的这人又是谁呢?”

  (告诉我,告诉我画中男人身份,告诉我这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利用吹捧技巧,威尔原以为当问题提出后男孩肯定会把无脸男身份告诉自己,可谁曾想……

  随着问题出口传入耳膜,不知为何,男孩没有回答,没有回应,他只是沉默不语低头看画,看了良久,汤姆才打破沉默本能耸肩,一边耸动肩膀一边微微摇头,最后以茫然表情盯着威尔回答道:

  “不知道。”

  “what?不知道?你说你不知道?”

  “是啊,真不知道。”

  “你没参考过什么吗?比如书籍图像又或是影视视频什么的?”

  “没有。”

  神情凝固,表情愕然,整个人宛如被涂了层水泥般愣在当场。

  很明显,汤姆的回答无疑大大朝乎了威尔预料,他曾考虑过对方回答,甚至曾设想过回答有好几种,有可能会回答这是起凭借个人想象力构思,也有可能会回答是书里或是影视剧里的某个东西,猜测虽多,可他却唯独料到对方竟干脆利落直接回答说不知道?

  不知道?既非个人想象构思又没参考过影视书籍,既然啥都不是那你又是如何画出这玩意的?

  至于汤姆……

  此刻,注视着对面沙发,看着身前征用疑惑表情盯着自己的棕发男子,许是意识到自己这番回答确实有些奇葩,男孩恍然大悟,先是挠了挠头,脸孔亦随之摆出副回忆思考状,足足过了十几秒,男孩才针对以上回答加以补充:

  “我的意思是我并不知道画中男人是谁,不过,这人我倒曾经见过一次。”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作文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凶灵秘闻录,凶灵秘闻录最新章节,凶灵秘闻录 81中文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