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了……”

  小男孩摇了摇头,但很快又说道:“大虫大虫,你送我回家好不好,我叫我娘给你做,刚出炉的热腾腾更好吃!”

  “你家在哪儿?”黑虎问。

  “就在山脚。”小男孩指着远方。

  黑虎思考了一下。

  下山……

  听说山下很危险,一群叫天师道的牛鼻子没事就喜欢抓妖……

  算了管它呢!

  天天吃野猪都吃腻了,下山吃新玩意儿!

  “上来!”

  黑虎抬爪拎起小男孩,放到了自己头上,然后缓缓朝远处走去。

  斜阳昏黄。

  余晖将这一虎一人的背影,拉得很长,很长。

  “大虫大虫,你多大啦?”

  “不知道。”

  “大虫大虫,你有名字吗?”

  “没有。”

  “大虫大虫,你为什么要吃人?”

  “我就吃过一个,还是个想捕猎我的猎人,咬了口发现不好吃,我就没吃过了。”

  “大虫大虫……”

  “别问啦!你好烦!”

  “哦……”

  “大虫大……”

  “唉——”

  一路的碎碎念,春风拂面,少年的天真烂漫,百兽之王的威严,在黄昏的斜阳下逐渐交汇。

  忽然。

  黑虎停下脚步,站在山坡处望着山脚。

  它疑惑地顶了顶脑袋上那个小男孩。

  “喂,那就是你住的村子吗?为啥那么多人,还着火了?”

  坐在黑虎脑袋上的小男孩一下子愣住了,浑身颤抖,“胡……胡人……”

  他原本灵动、此刻却满是恐惧的大眼睛里,倒映着那片漫天火光的村落。

  倒映着那众多手持弯刀的骑马汉子;

  倒映着被劈成两半的村长爷爷;

  倒映着被砍掉头颅的爹爹;

  倒映着一头撞死在墙上的娘亲;

  倒映着被撕掉衣服哭嚎挣扎的姐姐……

  倒映着,那笼罩全村的残暴血腥!

  “哇——”

  男孩放声痛哭,凄厉哭嚎!

  “吼!”

  一声虎啸,震撼天地!

  虎入兵阵,如虎入羊群没有区别!

  那群来中原劫掠的鲜卑骑兵没有任何反抗之力,被黑虎连抓带咬地撕成了满地碎片。

  鲜血汇聚成河,浓郁的血腥气遍布空中。

  黑虎低着头,望着身下抱着自己爹娘尸首哭嚎的男孩,久久沉默。

  后来怎么样了?

  黑虎有些记不清了。

  好像是男孩一夜成了大人。

  好像是男孩经常给它做馅饼、包子、馒头,用火烤过的野猪肉更好吃呢。

  后来,其他村民们也给它带了很多很多好吃的,每隔几天就送入山中,风雨无阻。

  黑虎老是白吃白喝有些不好意思,所以每当那群长得和男孩有些不一样的骑马人类又来的时候,它都会出现,将那群据说是什么鲜卑还是匈奴的家伙全部杀掉。

  再然后呢?

  男孩好像成了村长。

  好像联合周围村落组成了望北十八村,给它在望北山里修了一座庙。

  他们说这是山神庙。

  是为了感谢黑虎一直以来对他们的庇护,他们将黑虎供奉为山神。

  黑虎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

  它只知道,男孩忽然就变得很老很老,老得走路要拐杖,老得逐渐走不动路,老得后来只能躺在床上。

  黑虎很疑惑,明明才几十年而已,男孩怎么就老了?

  然后男孩就闭上了眼睛。

  闭眼前,他说:

  “寅山,谢谢你,庇佑我们这么多年……你不是妖,不是那群牛鼻子老道嘴里的妖。”

  “你是我们望北十八村的山神,永远,永远都是。”

  ……

  ……

  “吼!!!”

  黑虎猛然睁开碧绿的双眸,一声虎啸传遍山林,震散漫天云雾!

  没错!

  它叫寅山!

  这是那个男孩给它取的名字!

  它不是妖!

  不是!!!

  “吼!”

  浓郁的黑气从这头遍体鳞伤的百兽之王的身上爆发,席卷所有朝它射来的羯族箭矢,尽数卷飞。

  它撑起身子,昂起头颅,朝不远处的狰、朝周围的上千羯族弓骑兵、朝这片延绵千里的望北山发出怒吼咆哮!

  “吾名寅山,受望北十八村千百村民世代供奉,是为此地山神!”

  这头黑虎不顾满是伤口的身躯,猛然扑出,碧绿的眼瞳里是滔天的杀意和无比的坚定!

  “老子可是他们的山神啊!!!”

  “噗嗤!”

  一爪拍下,连人带马尽皆分尸!

  鲜血遍地,碎肢横飞!

  黑虎扑入羯族弓骑兵的阵列之中,连抓带咬,展开一场血腥至极的杀戮!

  转眼间,数十名羯族弓骑兵便死在了它的爪牙之下。

  而黑虎虽然浑身黑雾弥漫,拼尽全力地抵挡着飞来箭矢,可仍然有无数箭矢飞来,一根接一根地刺进它身躯之中。

  渐渐地。

  鲜血染红了草地。

  碎肢挂满了树梢。

  垂死之际,羯族弓骑兵仍是被黑虎拼死了将近三百人。

  “砰!”

  而黑虎那庞大沉重的身躯,也因为失血过多,最终轰然倒地。

  “呵。”

  狰迈开脚步,身后五条尾巴微微摇曳,来到黑虎面前狞笑道:“寅山,投奔腾蛇大人,共分中原龙运,多好的前程啊,你非不要,就是要死在这望北山,傻不傻?”

  黑虎趴在地上,双眸紧闭,身躯起伏微弱,鲜血在其身下汇聚成了一片血泊。

  狰忽然看到它张着嘴,听到一些碎碎念。

  狰微微俯下身,侧耳聆听:

  “吾乃山神……望北十八村的……山神……我在一日……就要护他们一日……”

  “不管是马匪……曹魏……晋军……还是什么匈奴鲜卑……敢欺压他们的……就是我……”

  “寅山的……敌……人……”

  狰眼神冷漠,“傻子。”

  “你是妖,他们叫你山神,都是在骗你。”

  黑虎默不作声。

  无需反驳,这百年的朝夕相处,不是只言片语能挑拨的。

  它是这望北十八村的山神。

  这是男孩说的,也是世代望北十八村的村民们说的。

  山神的职责,便是护佑此山村民。

  黑虎忽然凭空生出最后一点气力,抬起了头。

  虎死余威在!

  更何况,黑虎还没死!

  因此它这一抬头,顿时把狰吓了一大跳,惊慌失措地朝后方窜去。

  然而黑虎只是转头望向身后远处那座简陋庙宇。

  山神庙。

  那是村民们给它修建的,一砖一瓦,一香一火,皆是供奉。

  可惜。

  寅山要死了,没法再庇佑你们了。

  抱歉。

  黑虎再次俯下身子,趴在地上,轻轻闭眼。

  “如此死去,岂非可惜?”

  忽有一阵男子的话语声传来,黑虎吃力地睁开眼眸。

  只见一位身穿暗金重铠,手持一杆雕有金龙纹路重戟的高大男人站在它身前。

  男人回过头,朝它笑了笑。

  “望北十八村的村民还在呢,他们还在筹备着过几天的山神祭,几个大爷大妈因为你到底喜欢吃什么都快吵起来了。”

  “现在死去,岂非可惜?”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作文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无限从饕餮开始,无限从饕餮开始最新章节,无限从饕餮开始 81中文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