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成了邪神的祭品 008 人应该有底线

小说:我成了邪神的祭品 作者:暗夜拾荒 更新时间:2021-10-14 09:07:29 源网站:81中文网
  如此贵重的帐册当然放在凯文.鲍曼的保险箱里。

  尼尔亲切地问出了保险箱的密码,在鲍曼的指导下拿到钥匙,用一双棉袜把鲍曼的嘴堵住,不一会就顺利地在书桌的脚柜打开了一台新式的柜式锁箱。

  柜子里的东西有很多。

  房契、身份证明、护照、保单、合同、行医执照、毕业证书……

  尼尔找到了鲍曼的毕业论文,看到一个不算漂亮的女人抱着一对小男孩的照片,照片边上是帐册、一支装满子弹的鲁格08手枪和一大匣子钱。

  他小心地把枪、钱匣和帐册拿出来,其他东西都依照原样摆放回去。

  钱匣很散乱,里面有大概300到500元散乱的美元,一元、两元、五元、十元的面值都有。

  匣子里还有八沓用皮筋扎成卷的小额纸钞,三卷是美元,五卷是英镑。

  这八卷显然是尼尔的卖身钱。

  尼尔想了想,从书柜底下抽出一个新的厚纸袋,撑开,把自己的卖身钱都放进去。

  接着他打开帐册。

  只能说,这不愧是鲍曼医生为把奥班尼翁绳之以法的关键。

  帐本内的信息无比详尽,不仅有交易时间、交易地点和交易金额,还有完善的“货物”的身份信息。

  他们在大约5年的时间里进行了57次交易,其中49个是无监护人的病患,剩下8个有监护人,无一例外都是穷人。

  鲍曼记下了那些监护人的住址和家庭状况,仅阿卡姆本地就有3户。

  尼尔抿着嘴把帐本也放进纸袋,拿起枪,从酒柜拎了两瓶烈酒走回到鲍曼床边。

  他把鲍曼放开来,但鲍曼依旧老实,因为尼尔拿着枪,而且枪是上膛的。

  尼尔和气地看着鲍曼,轻声说:“医生,我今晚闯进了你的房子,威胁了你,还拿走了一点东西。如果你去警察局报案,哪怕我洗脱疯子的嫌疑,依照法律,应该也逃脱不了牢狱之灾。”

  鲍曼坚定坚决坚持地摇头:“不!布莱克先生,您的遭遇是我诊断不慎造成的,我对您有愧,我们之间不需要警察,他们什么都不了解!”

  “说得真好。”尼尔勾着枪,“但我不信你。”

  裤子又湿了一点……

  鲍曼颤抖着擦了擦汗:“布莱克先生,我已经把帐册交给您了。报警会让我身败名裂,我勉强也算个聪明人,不会做这种自断前程的事情……”

  “这句话就有说服力多了。”尼尔笑了笑,“但还是不够,你的身份在我眼里不值一提,我不愿冒险,也不放心冒险。”

  鲍曼扑通跪下来,他脚软了,尝试了好几次也没能站起来。

  “你结婚了吧?医生。”尼尔突然问。

  “结……结婚了……”

  “夫人和孩子在哪?”

  “他们住在纽黑文,我有两个儿子,是双胞胎,每月只能见到父亲几天……”

  “可怜的孩子。”尼尔把枪放到桌子上,打开一瓶烈酒,递到鲍曼面前,“书上说酒精中毒会破坏人的记忆,而且只破坏就近记忆。你相信么?”

  鲍曼泪眼汪汪地抬着头:“布莱克先生,我是医生……”

  “我是博士,还有三个学士和三个硕士头衔,我看过的书你难以想象,所以你相信么?”

  鲍曼颤得更厉害了:“先生……先生……”

  “看,人都是有底线的。”尼尔温言说,“我知道你有爱人,有孩子,他们需要丈夫和父亲,我的教育和修养不允许我从他们的生命中夺走这些。但你必须忘记今晚,忘记我来过这里。”

  “我……我一定忘记……”

  “不不不,是真的忘记,因为你有写帐本的习惯。”尼尔又把酒瓶递近了一点,“所以,请喝了它。”

  吨吨吨吨吨吨吨……一瓶。

  吨吨吨吨吨吨吨……又一瓶。

  十分钟里四整瓶烈酒下肚,凯文.鲍曼一头栽倒在地上。

  尼尔挑挑捡捡挑出裁纸刀,冲着鲍曼的脸猛扎下去!

  咻!

  刀尖停在离脸不足三厘米的地方,鲍曼打着呼噜,一动不动。

  尼尔这才站起来,打开一瓶新酒浇在鲍曼身上,直到酒瓶尽空,被他随手丢开。

  他不紧不慢地把桌上的枪和装着散钱的钱匣依原样放回保险柜,锁好柜门,复位杂碎,又把钥匙放回到原来的地方,只抱着他的纸袋走下楼梯。

  厨房在楼下。

  他哼着歌找到一袋豆子,倒进锅里,添水上灶。

  煤气灶嘶嘶地喷涌出燃气,他捡起点火器,点燃了灶,点燃窗帘、沙发,在火势蔓延开之前,把点火器放回柜子,合上柜门。

  火彻底烧起来了。

  火苗舔舐着木结构的楼房,迅速地从一层蔓延到二层。

  有邻居被艳明的火势惊醒。

  尼尔站在墙角,看到有人衣衫不整地跑向消防局,还有更多的人跑出来,围着火场呼喊鲍曼医生的名字。

  没有人愿意冲进噼啪灼燃的地狱。

  大约半小时后,消防员敲着铜钟姗姗来迟,可他们还没来得及架起水管,只听到轰一声爆响,厨房炸了……

  ……

  次日,天明。

  教堂东街137号的火势在后半夜扑灭,到天明的时候,小楼的残骸前已经拉起了黄黑相间的警戒绳。

  警察、消防、市政厅的工作人员,还有保险理赔员、记者、律师、私家侦探,林林总总共有一二十个人在火场进出。

  主持大局的阿萨.尼科尔斯警长在现场看到了两个绝对与这场火灾无关的人,密斯卡托尼克大学的摩根教授和威尔马斯教授。

  他们正在火场中间窃窃私语。

  警长不耐烦地走过去:“两位教授,我从不知道密大的读书人还有看热闹的天性。”

  “得了吧,警长先生。”摩根似笑非笑地调侃,“这里到处是看热闹的人,我甚至看到了律师和侦探。”

  警长冷冷哼了一声:“卡西迪律师是昨晚的死者鲍曼医生的雇佣律师,负责帮他处理法律事务,这里就包括遗物的收集和处置。”

  “小斯蒂格利茨是来勘察理赔的,鲍曼医生在他那买了人身和房屋保险,理赔金足够让斯蒂格利茨父子直接破产。”

  “所以他们请了希思侦探,想证明鲍曼医生有自焚骗保的嫌疑。教授,他们可都是相关人。”

  摩根没有在意警长逐客的语气,自顾自地打量着现场。

  “自焚骗保……看来斯蒂格利茨父子注定要失望了,毕竟鲍曼医生是被杀害的,一个人如果落魄到需要用命来骗保,他可能也腾不出钱来买凶杀害自己。”

  “鲍曼医生是被杀害的?”警长的眉头皱起来,“弗朗西斯.摩根,你又从你那些三教九流的朋友那听说了什么流言?”

  “流言?难道不是么?”

  “很可惜,这次还真不是。”警长冷着脸,“我们的人在火场里发现了保险柜,没有被人打开过,里面的钱和其他东西完好无损。”

  “或许凶手没有发现保险柜!”威尔马斯在边上反驳。

  “哦?看来你们还真是信任那些小道消息。”

  警长不屑地笑了一声。

  “知道么?房子里不仅保险柜完好,抢救出来的衣柜和书柜里还发现了大概200多块,还有表、戒指等一些值钱的东西,都在显眼的地方。”

  “除此之外,起火点确认在厨房,我们找到了煮了一半的豆子,同时在死者的身边发现了许多空酒瓶。”

  “最后,死者身上没有任何被监禁的痕迹,而法医在他的肺里发现了大量的碳灰。”

  “明白了么?凯文.鲍曼在厨房里煮豆子,煮着煮着不知为什么上楼喝酒,喝很多的酒。结果他醉倒了,忘了关煤气灶,点燃了房子,就这样把他烧死在自己的家里。”

  “这是一场纯粹的意外,没有任何谋杀的疑点!”警长啐了一口,吊起眼角,“两位教授,人应该有底线!”

  见面不欢而散。

  被警员叉出火场,威尔马斯狼狈地整理着衣服。

  “弗朗西斯,看起来鲍曼的死似乎真的和布莱克博士没什么关系。我听说哈德斯托姆院长因为我们的拜访找过鲍曼,这或许是他酗酒的原因……”

  “尼尔.布莱克失踪一天一夜了,他最有可能来找鲍曼。”摩根捂着嘴巴沉思,“但他现在应该很需要钱,而鲍曼的钱却没有丢……”

  “我觉得我们可能找错了方向。”威尔马斯说,“也许布莱克博士投奔朋友去了,也可能他在城里有秘密的产业。弗朗西斯,别忘了他在阿卡姆住过八年,阿卡姆可以说是他的第二故乡。”

  “也许吧。”摩根叹了口气,“只是这样一来,找到他的难度就更大了……”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作文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我成了邪神的祭品,我成了邪神的祭品最新章节,我成了邪神的祭品 81中文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