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成了邪神的祭品 016 好奇心与正义感

小说:我成了邪神的祭品 作者:暗夜拾荒 更新时间:2021-10-15 17:08:19 源网站:81中文网
  强劲的水流从高高的花洒冲在身上,冲掉仿佛钻进毛孔的黑灰,顺着槽道流淌到地下,汇入暗无天日的阴森管网。

  守护者公寓的水是温热的,一年四季,每天24小时。

  温热的水发掘出身体的疼痛和疲惫,一点一点地为尼尔回忆起这一整晚的惊心动魄。

  被杀死的狼人恢复了人形,尼尔不知道这是为什么。

  或许那两头狼人的本体是人,只是因为某些特殊的原因才变成了恐怖的被毛的怪物。

  但旧印留在他们身上的伤痕却依旧,就像被巨大的勺子剜掉了肉和骨头,那两具支离破碎的尸体让哈瑞几乎吐出了胆汁。

  然后尼尔就缷掉了皮卡的车牌,开着只剩下半副车架,但是车厢完好无损的破车驶进了意大利联盟俱乐部的停车场。

  有趣的是波特罗居然没有露面。

  尼尔本以为车子变成这样一幅非正常的破烂模样,必定躲在暗处观望的波特罗或许会拒绝接收。

  可结果却没有。

  俱乐部灯火皆无,停车场了无活人,直到尼尔和哈瑞离开,他们都没有见到任何一个意大利人。

  尼尔觉得……波特罗大概是知道狼人的。

  身体冲刷干净了。

  尼尔把热水关掉,只留下冰刀一样刺骨的冷水。那冷水揉着皮、剐着骨,毛孔在收缩中吐出最后的污秽,吸入新生般的活力,注入身体的角角落落。

  尼尔看到了胸口的旧印。

  或许是错觉,他觉得那些围成圈的不知何来的古老的楔形文字似乎有一星半点的残缺。

  他想去找摩根。

  问清楚旧印的作用,问清楚胸前的纹身,还有祖谢坤、秘法师议会、窒息之手以及那个诡异的名为黑之束缚的仪式。

  然而他不能去。

  有朝一日他或许会配合密大教授们的调查,但绝不是今天,不是现在,不是他还背着疯子的诬名,除了乖乖听话,什么都做不了的时候。

  奥班尼翁已经近在手边。

  只要那些关键的报告还在那个黑帮头子的手上,尼尔就一定会拿到,而且很快会拿到!

  “尼尔。”浴室外传来哈瑞的声音,“尼尔,如果可以的话,我想谈一谈。”

  意料之中的谈话。

  尼尔关上水,湿着身体套上浴袍:“稍等,萝贝塔,我出来了。”

  哈瑞是第一个洗澡的。

  这会她披着湿漉漉堪堪及肩的头发,斜倚在门边,端着两杯浓香四溢的咖啡。

  她把大的那杯递给尼尔:“不要奶,不要糖,煮浓一些。”

  尼尔笑着接过来,搂着哈瑞深深一吻:“谢谢。”

  哈瑞红着脸,低着头,轻轻靠在尼尔坦开的胸前。

  “你早知道我们会遇到那些……那些不一样的东西,是么?”

  “从没有确定过,但确实有这方面的猜想。”尼尔老老实实回答。

  “为什么要这么拼命?还有……你不是撰稿人,是么?”

  “这个问题有点复杂。”

  尼尔笑着把哈瑞拉到床边,坐下。

  他捧着咖啡思索:“该从哪儿开始说呢?我的名字。”

  他决定了:“重新介绍一下,我是尼尔,尼尔.布莱克,一个考古学家,冒险家,还是一个博士,密斯卡托尼克大学的博士。”

  哈瑞的瞳孔一下子放大:“尼尔.布莱克?!你是那个……”

  尼尔笑着点了点头:“我是个被认证的疯子,几天以前,你的报社刚刚把这一点公之于众。”

  “怎么可能!”哈瑞呼一下站起来,“你看起来一点也不像……”

  “一场卑劣的诬陷罢了。”尼尔笑得云淡风轻,“我和我的经理在研究方向上发生了一点分歧,正巧阿卡姆疗养院承接这一类的业务,他就把我送了进去,以避免无谓的争吵。”

  “阿卡姆疗养院承接这一类的业务?他们居然把正常人变成疯子……”哈瑞的脑子突然接住了,“凯文.鲍曼!是他!”

  尼尔啜了口咖啡,回味着苦涩在味蕾炸开的馨香。

  “凯文.鲍曼一直在配合丹尼.奥班尼翁倒卖人口,他们把疗养院里无人问津的疯子卖给邪教进行祭祀,五年卖出了57个,我是最后一个,大概也是唯一逃出来的一个。”

  “邪教……”

  哈瑞张了张嘴,颤抖着缓慢地扯开尼尔的浴袍,露出胸口那道纯白的疤以及围绕着那道疤的奇怪的图案。

  “第一次见到的时候我就想问,这道疤就是……”

  “是记号。”尼尔说,“我从祭祀中被解救出来,这道疤就是在那晚留下的记号。”

  “鲍曼说我是特别的,奥班尼翁要求我健康,由身到心都要健康,所以他的手上有对我来说至关重要的证据,精神诊断报告、身体诊断报告、常识鉴定……”

  “只有拿到那些我才能洗刷诬名,只有洗刷诬名我才能回归正常的生活。这是我现在要做的事,也是我调查奥班尼翁的真正原因。”

  哈瑞久久无言。

  她放下咖啡,用柔软的指尖轻轻划过伤口和旧印。

  皮肤的微痒让尼尔想躲,但他一动不动,任由哈瑞描完全部。

  “我能帮你!”她突然说。

  尼尔皱了皱眉头:“萝贝塔,我以为经历过今晚你应该知道要远离哪些东西。你的好意我会唔……”

  哈瑞用嘴堵住尼尔剩下的话,两个人相拥着滚倒在床上,滚烫的咖啡洒了一地,飘扬起沁人心脾的满室馨香。

  漫长的幽长的深长的湿吻。

  哈瑞在尼尔的腰上坐起来,剧烈地喘息,撑落了浴袍。

  “来做记者吧,你那旺盛的好奇心和正义感需要发泄的地方。”她妩媚地笑着,“这是我的主编在第一次见面时和我说的话,是他把我从电报局骗了出来。”

  “我会帮你的!在很多时候,记者比学者更有用,哪怕你们懂得更多!”

  ……

  12月3日晚上发生在邓纳姆废砖场的黑帮火拼很快在平静的阿卡姆卷起了风暴。

  12月4日,阿卡姆广告人报在三版的角落报道了这则消息,声称奥班尼翁与警察因分赃不均爆发械斗,至少有5人当场死亡,其中就包括奥班尼翁最得力的干部博比.希尔斯和艾迪.利瑞。

  博比.希尔斯是幸运三叶草运输公司的副总,艾迪.利瑞是保安队长。

  他们在阿卡姆的上流社会或许只是不入流的小角色,但在阿卡姆镇,他们大名鼎鼎,受人艳羡。

  这则报道掀起了轩然大波,当天的阿卡姆广告人报在两天内加印了四次,在销量上第一次压制了他们的老对手阿卡姆公报。

  12月6日,不甘心失败的阿卡姆公报用整整三个版面详尽地报道了整场火并的经过,警察被摘了出来,取而代之的是早已淡出人们视野许久的意大利人。

  朱塞佩.波特罗复出了!

  久负盛名的公报用一个耸人听闻的标题宣告了凶残而伟大的热那亚刽子手的复出……

  《爱尔兰末日?奥班尼翁全面溃败,或将彻底销声匿迹》

  看着这张报纸,尼尔知道,哈瑞做到了。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作文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我成了邪神的祭品,我成了邪神的祭品最新章节,我成了邪神的祭品 81中文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