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成了邪神的祭品 013 铃儿响叮当

小说:我成了邪神的祭品 作者:暗夜拾荒 更新时间:2021-10-14 09:07:29 源网站:81中文网
  1926年12月3日深夜,一辆满载着煤和铁的货运列车准时准点通过阿卡姆镇的郊外,隆隆的响声传遍四野,整座城镇清晰可闻。

  哐嘁哐嘁哐嘁哐嘁……

  有艘汽艇在火车声中发动了引擎,引擎的噪声被资本的脉搏吞没,像一只无声的幽灵,缓缓泊入腐朽肮脏的密斯卡托尼克河码头。

  奥班尼翁的首席打手,魁梧得像熊一样的艾迪.利瑞跳下船,冷冷地向着漆黑的东边瞥了一眼。

  随即他就听到了博比.希尔斯放肆的大笑。

  “该死的哈士奇!”

  哈士奇是奥班尼翁的干部们对博比.希尔斯的昵称,因为他英俊、张扬,活得比奥班尼翁更加显耀。

  而且他很蠢,在大部分时候都蠢得像猪。奥班尼翁说他会在真正危机的时候变得可靠,可奥班尼翁从没遇到过真正的危机,所以……

  毋庸置疑,希尔斯只是蠢而已。

  奥班尼翁的干部们不喜欢希尔斯,公司的打手们也不喜欢希尔斯,奈何奥班尼翁喜欢希尔斯,所以希尔斯成了三叶草的副总,当奥班尼翁不在的时候,他就是那个发号施令的人。

  利瑞强压着怒火走过去,咬牙切齿说:“闭上你的狗嘴,副总先生,你吠起来的声音简直比火车还大!”

  希尔斯潇洒地捋起头发,咧嘴一笑:“艾迪,爆脾气,阿卡姆的街上都是我们的人,是你和老板太小心了。”

  “街上都是我们的人?”利瑞冷哼,“就在刚才,租船铺的那条老狗又在角落里盯着我们。你不是说摆平他了么?”

  “他已经学会闭嘴了,只是暂时还改不掉习惯。”

  “希望如此。”

  利瑞看到那些酒水被工人们从汽艇搬上了他的皮卡,呸一声啐出一口唾沫,对希尔斯说。

  “一会上路的时候离我越远越好,你的车太显眼,我不喜欢。”

  ……

  邓纳姆砖场曾有过辉煌的历史。

  在1900至1905年间,这里的烟囱一年四季冒着烧窑的黑烟,产出的红砖不仅垄断阿卡姆本地,还远销到波士顿、剑桥等一系列真正的城市,把邓纳姆的名声传遍整个新英格兰地区。

  然而辉煌过去得如此之快,砖场在1912年倒闭,曾经的建筑都被封了起来,在无人问津的角落里日渐地破败、垮塌。

  偌大的厂区只剩下三四座库房依旧保持着相对完好,尼尔和哈瑞如今就待在其中一座,透过七零八落的玻璃窗,目送着车灯驶过脚下。

  那是一辆脏兮兮满载的雪佛兰皮卡。

  尼尔得意地冲哈瑞挑挑眉毛:“看,我的姑娘,我早就说了租车行会送车上门。”

  哈瑞没好气地亮出眼白:“真正的绅士一般会在这时候夸奖女士,而不是夸奖自己。”

  “也对。”尼尔点点头,“消息很精准,你是怎么挖到这种机密信息的?”

  “旧码头附近有一间租船的店,店长是个色老头。知道么?只要抛个媚眼,奥班尼翁就被出卖了。”

  “啊哈。”

  两个人轻手轻脚地下了楼,顺着车灯的反光摸到厂区最深处的窑厂。

  窑厂里的灯亮着,里面有三四个人高声喧哗,门口守着两个壮汉。

  雪佛兰皮卡从窑厂的大门开进去,哈瑞为难地蹙着眉头,在阴暗的残垣边凑到尼尔耳边。

  “至少6个人,或许更多,你打算怎么办?”

  尼尔盯着高高的烟囱的影子,轻声问:“萝贝塔,以你的直觉,你觉得窑厂的烟囱还能用么?”

  烟囱显然是可以用的。

  尼尔从外侧的铁扶梯爬上十米多就的尖顶,像个猥琐的圣诞老人一样从烟囱底部望见了灯光。

  他向哈瑞的方向比了个OK的手势,虽然哈瑞应该完全看不见。

  比完手势,他屏住呼吸,撑着烟囱肮脏的挂满黑灰的内壁爬了下去。

  不一会,敞开的窑炉里就涌出一股浓重的完全由颗粒和粉尘组成的纯黑色重雾,有头不可名状的纯黑色类人的影子从雾气里飘出来,踏着黑呼呼的脚印藏到了一面墙的背后。

  尼尔快憋死了……

  那破烟囱至少14年没人清理,风吹雨打日晒雨淋,里面的炉灰湿了干、干了湿,已经完全风化成比沙还细的尘,随手一摸就能在天空扬上半天。

  尼尔完全是闭着眼睛探到的底,即便过程中完全没有呼吸,还是觉得鼻子里塞满了那种恐怖的尘状的黑暗。

  他躲在墙的背后,隔着墙,突然听到一声奇怪的吸鼻子的声音。

  正和打手们推杯换盏的利瑞突然神经质地吸了吸鼻子。

  “你们……有没有闻到什么怪味?”

  “怪味?”别的打手纷纷放下杯子或瓶子,“难道又有野猫死在里头了?”

  “不是尸臭味,更像是……把人和煤拌在一起来,混上土和沙子一类的东西……”

  打手们被这神奇的形容惊呆了,呆了半晌,猛地爆发出一阵狂笑。

  有个老资历的打手举着酒瓶来给利瑞倒酒,谄媚地说:“头儿,您的鼻子厉害,怕不是把我们和这屋子的炉灰拌到一块了……”

  “可能是这样吧……”

  利瑞心不在焉地回答着,放下酒杯站起来。

  “还是不行,我要去窑炉那里看看。今晚我一直觉得心绪不宁,从火车那会就觉得不对。别是那些意大利佬又做了什么小……”

  他突然看到了一道黑影!

  一道人形的黑影猛然从墙的背后飞跃而出,人在半空,双手持枪。

  嘭!

  枪焰从枪膛里鼓出一股黑烟,黑烟的深处有枚圆头的子弹破烟而出,间不容发击中了利瑞的眉心。

  利瑞倒飞出去。

  惊愕、惊异、惊心、惊悚,他的脸上混合着一言难明的表情,呆滞的眼珠死盯着空气中飘洒的零星的滚动的血珠。

  那是他的血!

  嗙!

  利瑞重重栽倒在地上,撞翻了摆满酒水的临时的酒桌。尼尔也在同时落地,借着扑出的惯性就地一滚,枪口瞄准了其他目标。

  嘭嘭嘭嘭!

  一连四枪四人栽倒,窑场里的打手在措手不及中被一扫而空,门口的两个打手慌忙地进门增援,可还没等他们掏出枪,尼尔已经摆着弧圈跑起来,电闪一样扑到了他们的面前。

  尼尔猛地起跳!

  起跳,抬膝,槌尖似的膝盖重重砸在第一个增援的脸上,把高挺的鼻子完完全全地砸凹进去。

  他变成了尼尔的支点。

  尼尔维持着舒展的膝撞的姿势压着他,和他一起倾倒,并在倾倒的过程中高举起枪,用最标准的手枪跪姿锁定了近在咫尺的第二个增援的脑袋。

  当觇孔、准星和眉心连到一线,尼尔扣下了扳机。

  嘭!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作文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我成了邪神的祭品,我成了邪神的祭品最新章节,我成了邪神的祭品 81中文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