露天大排档里,天刚黑,还不是很热闹。

  一酒桌旁,李卫民只顾着喝酒,不说话。

  杨帆也没多问,一看就知道他遇到事了。

  不过杨帆发信息问了一下胡新来,胡新来回复说,民哥这两天的状态确定不太对劲儿。

  一瓶啤酒下肚后,李卫民才开始说些话,聊着不着边际的话题,似乎他没事似的。

  两人聊的是社会百态,国际时事,国内现状。

  李卫民有忧国忧民的优秀品质,对现在的国内形势有些担忧。

  他觉得,今年本来是祖国一个非常好的机会,却被国内的一些企业给浪费了。

  杨帆很赞同李卫民的想法。

  自今年开始,全世界的原物料价格都在大涨,从石油涨到铜,从煤炭涨到铁矿,大宗商品全都坐上了云霄飞车。

  由于国际一些原因,多国的生产线被摧毁,记得一年前,西方都在商量着怎么把产线搬出大陆,搬去敌视大陆的一些国家。

  但今年,还有人谈这些吗?

  没有!

  因为所有人都发现,那些国家,一个比一个不靠谱,全部躺平,

  全球只有大陆还能提供充沛的产能。

  于是,庞大的外贸订单,潮水般涌入大陆。

  仅仅在上个月,大陆出口同比增长25.6%。

  前八个月,同比出口更是增长了33.7%。

  如此强劲的出口大暴涨,大陆看起来真的是牛爆了。

  全世界只能靠大陆制造来拯救,没有大陆制造,其他国家日子怎么过?

  可是,大陆真的牛爆了吗?

  并没有!

  因为西方货币,正试图割大陆乃至全世界的韭菜。

  一个很简单的道理,你出口大涨,但是你单价涨了吗?

  比如你一个玩具卖给西方人一直是10元。

  可因为西方货币放水,你生产这个玩具的原材料涨了,无论是螺丝也好,玻璃也好,塑料也好,全都大幅涨价。

  那么,你原价十元的玩具要不要也涨价?

  可能有人说,我和原料涨幅一样,也涨30%,涨到13元。

  想的很美,立马会有同类企业跳出来,说我只涨2元,12元卖了。

  很快又有同行跳出来,我不涨价,还是10元卖。

  过去你生产这个玩具的成本是8元,卖10元,你赚两元。

  今天,原材料大涨后,你想卖13元,你还是赚2元。

  可因为全世界就大陆有产能了,一下子涌进来的订单太大。

  于是,大陆企业内部就开始内卷了。

  你卖11元,赚1元。

  我卖10.5元,赚0.5元。

  这是一种非常可怕的现象!

  明明大陆出口企业,可以趁着这波世界生产荒,以及原物料涨价潮,来一波大涨价的。

  可事实却变成了,大陆外贸企业,为了抢外面单子,开始拼命搞起了内卷,开始自相残杀。

  过去一个赚2元的玩具,在原物料大涨后,反倒只能赚0.5元了。

  这是什么操作?

  明明就是一个卖方市场,其他制造大国都瘫痪了,全世界最大的产能就看大陆了。

  大陆企业的正确做法是,趁着这波机会,也大涨一波出口价格,反正原料涨价那么多,我终端产品涨价,也天经地义。

  可大陆外贸企业,反其道而行,相互卷了起来。

  国家还有个东西叫“出口退税”。

  大陆一些出口商品的行业增值税13%,能全额退税,这实际上不就等于,拿着国家的钱,拿着老百姓的钱,去补贴老外?

  为了让老外买到的商品不涨价,用出口退税,补贴他们,这群乌合之众外贸企业,可谓煞费苦心。

  杨帆和李卫民两人喝酒聊着天。

  李卫民自己灌自己,等他五瓶啤酒下肚,杨帆自己才喝了一瓶。

  虽然喝了五瓶,但李卫民没喝倒,只是尿急,跑了一趟洗手间。

  上完洗手间回来,喝了不到两杯,他才终于憋不住,诉说自己最近的遭遇。

  “小帆,我又她妈失恋了。”此时的李卫民,愤怒大于悲伤,双目滚圆。

  杨帆早料到了,不是很惊讶,举起酒杯:“正常的,我也失恋过好几回。”

  李卫民很憋屈的样子,咚咚咚又干了一杯,然后自嘲一笑:“没几个有我这次失恋失得这么悲催吧?”

  杨帆没问,因为他知道李卫民肯定会自己说出来。

  “国庆节不是要到了吗?”李卫民呵呵一笑:“我跟女朋友……那个女人说,我想带她回家见我爸妈。”

  杨帆点上一根烟,听李卫民说。

  “这事上个月我就提了。”李卫民黯然道:“年纪大了,各种压力,我爸妈催我结婚,我也有点急。前天我再次提起,那个女人还是不愿意跟我回家。”

  “可能你们谈的时间不是很久,见父母有点早。”杨帆安慰道:“我跟我女朋友谈了八九个月,上个月才把她哄去我家,见我父母。”

  李卫民一脸忧伤:“我也哄她了,前天晚上她说,她也想跟我回家见我父母,但她家人不同意。”

  “谁不同意?”杨帆问道。

  “她老公。”李卫民说道。

  杨帆就不说话了。

  李卫民又生气道:“我叫她搬走,怎么来的怎么走,她还想跟我住!”

  杨帆继续沉默。

  李卫民说道:“我说我怕我家人朋友知道我跟她同居,她说她都不怕她老公知道,我怕什么?”

  好像很有道理,杨帆问道:“现在你们还住一块吗?”

  “她老公今天过去帮她一起搬行李,走了。”李卫民颓然道。

  杨帆拍了拍李卫民的肩膀,没出声安慰。

  这孩子,恐怕三观都毁了。

  良久,杨帆才说道:“没事,过去了。”

  如果站在外人的角度来看,李卫民好像赚到了,白睡了那么久。

  但在李卫民那,未必。

  他付出了感情,一时颓废很正常。

  喝了三个多小时,时间不早了,杨帆把李卫民送回家,便回到通天苑。

  家里,果果刚躺下,还没睡。

  “宝贝,如果生命只剩下最后一天,你最想去哪?”坐床边上,打算先哄小姑娘睡着后再去洗澡的杨帆问道。

  “待在妈妈身边。”想了一下,果果回答道。

  一旁的十三姨很感动,想亲女儿一口。

  小姑娘又说道:“待在妈妈身边,有度日如年的感觉。”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作文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从清新的小女孩开始,从清新的小女孩开始最新章节,从清新的小女孩开始 81中文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